他是血战李黑楼的开国中将,曾与周总理共患难

  

原标题:他是血战李黑楼的开国中将,曾与周总理共患难

他是血战李黑楼的开国中将,曾与周总理共患难

祖国网2020-12-28 18:19:40

开国中将孔石泉在战争年代曾长期在周恩来、朱德等首长身边工作,因表现出色得以重用,周总理称他为“难友”。建国后,孔石泉一直在部队工作,是我军著名的军队政治工作领导人,为国家和军队建设忘我工作,奉献出了毕生精力。

开国中将孔石泉(1909年12月28日-2002年6月22日)

孔石泉,原名孔石苏,1909年12月28日生于湖南省浏阳县竹连桥乡下栗田村一个农民家庭。孔石泉幼时刻苦好学,成绩优异,高小毕业考试曾名列全校第一名。他目睹了军阀混战、民不聊生的社会环境,萌发了参加革命、寻求解放的强烈愿望。1926年,孔石泉在北伐军进军湖南的影响和推动下,毅然投身当地农民运动,利用自己掌握的文化知识,写标语,搞宣传,抨击土豪劣绅,参加游行示威。1930年初,孔石泉参加了农民赤卫队,8月进入红一方面军政治部训练大队学习,从此成为红军队伍中的一员。

朱德亲自指导他工作

1932年,孔石泉被选调到总参第一局作战科任参谋,在朱老总、周副主席和刘伯承、叶剑英总参谋长身边工作。

孔石泉当时看图、用图都不会,朱德亲自组织他们学习。孔石泉回忆说:“一次次,首长手把手地教我们起草电报,首长口述,我们写,写完后交首长修改,改后抄。文件发出之前,首长要求至少看三遍,因为一字之差就可能断送人的生命,关系到战斗的成败。”这些学习让他进步很大,使他很快精通参谋业务。那时,孔石泉与朱德分在一个党小组。一次朱德单独约见他,孔石泉想:“朱总司令工作繁忙,定是有要事、急事。”去了以后才知道,原来是朱德要上交党费,汇报思想,孔石泉这才想起了自己这个党小组组长的身份。朱总司令在百忙之中按时上交党费,认真参加组织生活,这让孔石泉感触颇深。中国军事博物馆中至今还保留1933年朱德的“党证”,在党费缴纳登记表五、六月份栏中有党小组组长孔石泉的印记。

骑叶剑英的马走完长征路

1935年4月29日,中共中央、中革军委决定:中央红军分三路抢渡金沙江。孔石泉和参谋王辉根据这一决定,立即为中共中央、中革军委草拟发出《关于我军速渡金沙江在川西建立苏区根据地》的指示电文。孔石泉和周恩来随右路军从毛儿盖出发,踏上了穿越茫茫大草地的艰难历程。

在通往腊子口的路上,右路军遭遇土匪。孔石泉的左脚被树林深处打来的子弹擦出了一条深深的沟,血管被打断了,流血不止。卫生员没有止血的药,只能涂上一点红汞,扎住伤口后用绑腿缠紧。参谋长叶剑英得知孔石泉负伤,疾步赶来,看着那被包裹得又粗又大的脚,说:“你这个样子怕是跟不上队伍的,作战参谋丢了可不好。”他向身后招招手,警卫员很快将一匹黑马拉过来。叶剑英风趣地对孔石泉说:“俗话讲‘马到成功’嘛!你骑上它,革命一定成功!”说完,不容孔石泉再推辞,用双手将他扶到马上,大声命令:“出发”!孔石泉知道,叶剑英的右臀部有一块长征开始不久时在广西遭敌机轰炸留下的弹片,经常隐隐作痛。想到这里,他的眼眶湿润了。孔石泉很感激,后来多次跟人说,如果没有那匹马,他是很难从少数民族地区走出来的。

周总理劳山事件中的“难友”

西安事变和平解决后,国共第二次合作开始了新的局面。1937年4月,孔石泉奉命任西安红军联络处秘书。4月25日,周恩来带领红军前敌总指挥部副参谋长张云逸以及红军驻西安办事处秘书孔石泉等人赴西安,与国民党进一步商谈红军改编问题。

当时周恩来坐在驾驶室,张云逸和孔石泉等人坐在车厢,还有一个警卫班12个人。卡车南行到达甘泉县劳山时,突然遭到土匪伏击。土匪们人多势众,居高临下,从前、后、左三方射击。司机首先负伤,车开不动了。周恩来跳下车,大喊:“大家赶快下车。”

张云逸和孔石泉以及周恩来的随从副官陈有才也迅速跳下车,一起用身体掩护周恩来,向山坡的丛林跑去,其他人就地进行阻击。结果,在半个小时的激战中,陈有才等十余人牺牲,张云逸的手被子弹擦伤,孔石泉衣领右侧被打穿了几个洞,但未受伤,周恩来毫发无损。

后来,周恩来陪同外宾访问延安,谈到这次遇险时感慨地说:“我一生中曾遇到过多次危险,但最危险的是这一次。”

为了纪念劳山遇险,后来周恩来和张云逸、孔石泉和另一位幸存者刘九洲,一起合影一张。张云逸之子张远之曾说:“父亲和周恩来、孔石泉大难不死,三人回到西安后还专门留了张合影。1976年周恩来逝世前,贴身口袋里唯一装着的就是这张珍贵的照片。”周恩来还在照片背面写了几个字:“劳山遇险,仅存三人。”他曾感慨地对张云逸和孔石泉说:“我们不仅是战友,还是难友啊!”

劳山遇险后,周恩来(中)、孔石泉(右)、张云逸三人合影。

与鲁雨亭烈士血战李黑楼

1938年8月,武汉失守,中国的抗战进入最黑暗、最艰难的战略相持阶段。武汉八路军办事处秘书孔石泉主动提出让自己到最艰苦的前线部队去工作的要求。经周恩来同意,当年11月,孔石泉被任命为新四军第6支队第1总队政委,从此活跃在抗战烽火第一线。新四军第6支队第1总队前身是一支群众自发组织起来的抗日武装。部队刚改编不久,人员良莠不齐,纪律不严。孔石泉就任政委后,和总队长鲁雨亭紧密携手、相互配合,以极大精力抓部队的整顿和训练,很快部队面貌一新,军政素质显著提高。

1940年2月,日军出动千余人,在两辆坦克掩护下气势汹汹地进攻芒砀山区革命根据地。1总队与敌展开激战,敌伤亡惨重,被迫退却。3月中旬,敌人再次进行“扫荡”。

孔石泉、鲁雨亭率领第1总队以巍巍芒砀山为依托,纵横驰骋,打击敌伪。在不到半个月的时间里,就毙伤日寇佐野联队长、北山大尉以下日伪军1500余人。一向骄横跋扈的日军在芒砀山麓连连损兵折将,气急败坏,遂纠集3000余名日军,数千名伪军,于1940年3月底开始对芒砀山区进行报复性“扫荡”,妄图一举歼灭我第1总队。

敌军在完成了对芒砀山的包围之后,于4月1日清晨向驻该地的我第1总队发动进攻。山城集四周炮声隆隆,硝烟滚滚。孔石泉、鲁雨亭决定避开敌锋芒,跳出包围圈,到外线与敌作战,并命令分驻附近村庄的1团和2团与总队部协同作战,有计划地向山外转移。随后,孔石泉、鲁雨亭率总队部、特务连、侦察连和2团之一部离开山城集,沿王引河向南转移。刚到李黑楼东南侧,突遭占据王枣园的日军主力一部的猛烈阻击,部队被压在河床上。总队长鲁雨亭、参谋长许遇之、参谋张卫民等6人先后负重伤。紧要关头,警卫连副连长葛庆之趁敌炮击稍缓之际,抱起一挺机枪,冲出掩体,向敌机枪火力点猛烈扫射,敌人的火力点被打哑。鲁雨亭率部队乘机迅速冲出河床,抢占了河西岸的李黑楼村。

李黑楼是芒砀山西南脚下一个不大的村庄,但四周有寨墙、寨壕和四通八达的“抗日沟”。村东南有一小石桥,是出入该村的要塞。孔石泉、鲁雨亭部署部队暂守李黑楼。鲁雨亭亲自带部分兵力守卫村东南,并派参谋朱浩带5名战士占领小石桥,构成阻击敌人的前沿阵地。孔石泉率部防守村北,参谋鲁健率2团2连守卫村西南角,遭北面敌人围堵也撤至李黑楼村内的萧县洪河大队守卫村西北角,配合作战。孔石泉、鲁雨亭部刚进入阵地,日军即向李黑楼扑来,第1总队官兵陷入十倍敌人的包围中。午后,敌集中炮火猛轰李黑楼前沿阵地,步兵从西南、东南两面发起进攻。守卫村西南前沿阵地的1总队2团2连一度被压下阵地,但他们又拼死夺回。坚守村东南小石桥的6名战士与2连构起交叉火力网,打退了敌人几次进攻。在援兵不到、进村通道又被打开的情势下,孔石泉、鲁雨亭激励战士说:“同志们!我们一定要坚守阵地,决不能让敌人再前进一步!当年我抛家弃官,同志们离家别亲,不就是为了抗日打鬼子吗?现在能真正打鬼子了,我们一定要狠狠打!人在阵地在,就是死在这里,也不能丢掉阵地!”指战员们顿时群情激昂,夺回了小石桥阵地。

孔石泉、鲁雨亭指挥部队经过将近一天的浴血奋战,先后击退了敌人七八次进攻,击毙敌人300余名。但我部也伤亡惨重,连长李俊峰等134名同志壮烈牺牲,参谋长许遇之等90余人负伤,剩下的几十个指战员也已疲惫不堪,弹药殆尽。下午5时左右,敌人又一次向李黑楼发动进攻。敌人为减少伤亡,先大量施放烟幕弹,用烟幕掩护步兵进攻,李黑楼阵地顿时为浓浓的烟幕所笼罩。孔石泉与鲁雨亭进行了紧急磋商,决定将计就计,利用烟幕掩护撤出战斗,向东突围。鲁雨亭让孔石泉率大部分人先行突围,自带小部分人垫后掩护。待孔石泉率领20余人钻入浓厚的烟幕向东突围后,鲁雨亭也率部突围。但鲁雨亭不幸身中7弹,壮烈牺牲。

新四军萧县总队等部奉命赶来增援,敌人狼狈逃窜。孔石泉后来回忆鲁雨亭时说:“在每次战斗中他都身先士卒,勇敢沉着,以身作则。他爱憎分明,艰苦朴素,他崇高的革命品质,深深赢得广大指战员的尊敬和信赖。”

1943年12月,孔石泉赴延安入中共中央党校学习。抗日战争胜利后赴东北,任吉东军区副政治委员、吉林军区独立师政治委员,东北野战军第10纵队政治部主任,第四野战军41军副政治委员兼政治部主任,参加了辽沈、平津、衡宝、广西等战役。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

1958年9月,毛主席在武汉军区接见军队高级将领时,和孔石泉亲切握手。

孔石泉退休后于1993年才回到北京居住。他一生艰苦奋斗,勤俭节约,穿的衣服领子破了,补一补再穿;吃饭也不讲究,做什么就吃什么,从不挑剔。1995年11月,他大女儿回北京探亲,见孔石泉睡的床上的棕垫子用了多年,快碎了,便趁着父亲外出时,自作主张地把它换了个新的。孔石泉回来后,十分生气,拒绝午休。一家人怎么劝,也没有结果。众人只好打电话,把老秘书叫来劝说。孔石泉对秘书说:“我就弄了一张好好的床,换了干什么,睡什么不一样,多可惜!”

1963年,孔石泉中将下连当兵。

2002年,孔石泉因病住院,他感觉到自己这一次可能就出不来了,一再叮嘱医生:“不要用好药。”

同年6月22日,孔石泉将军在北京病逝,享年93岁。

本文系《祖国》杂志李令佳据相关资料编辑整理,转载请注明来源。

收藏

举报

posted on posted @ 21-01-03 11:37  :admin  阅读量:

Powered by 吴忠市沙瓶化工公司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2013-2018 版权所有